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初一男生成绩不好被爸妈责骂 称“心累”离家出走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武汉晚报

制图陶刚

  家住汉阳郭茨口的左济平老人遇到一个离家出走的男孩,才艺出众,没想这个男孩曾和自己带的孩子同台表演过,也因此帮助男孩回到了家。

  路上“捡”回流浪男孩

  左济平80岁了,是安徽马鞍山市当涂县第一中学的退休老师。最近8年长期在武汉市汉阳区居住,现在郭茨口一家培训机构给孩子们教《论语》。

  1月18日下午5点,左济平的侄女刘荷妍带了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到他上课的地方,说:“这个小孩想找事做,在外面流浪,能不能在这里呆一下?”

  男孩跟左济平说:“我读初三了,从黄陂来,爸妈给了我50块钱,要我到社会上锻炼一个月,自己养活自己。”并自称“周聪”。左老师对男孩的说法不太相信,哪个家长敢这么大胆?“周聪”说自己有三个才艺:拉丁舞、唱歌和当主持人,但对家里情况一概不提。

  “周聪”吟唱了一段《诗经》,刚一开嗓,左老师就大吃一惊,这个男孩好像在哪见过。他在脑海里搜索,记起来了,去年他带队参加了由武汉晚报等单位举办的“书香江城·相阅经典”青少年暑期读书活动汇演,有个金奖节目跟这个男孩表演得一模一样。追问下,“周聪”承认是参加了那次汇演。

  左老师收留了他,还安排了吃住。为了稳住他,说第二天跟他找事做。“周聪”很快就和培训班里的孩子混熟了。

  失联两天后给妈发短信

  在培训机构宿舍里睡了一晚,第二天左老师请该机构负责人给“周聪”安排了一个发传单的活,左老师还给了他一部手机,帮他办了卡。正是因为这部手机,“周聪”终于和父母联系上了。

  27日,武汉晚报记者和左老师一起,来到“周聪”在蔡甸的家,妈妈李女士说出了整个事情经过:

  18日中午,她接到孩子学校电话,问孩子怎么没来上学,她赶忙回家一看,意识到儿子应该是离家出走。

  李女士说,儿子和他们失联两天里,全家人找遍了蔡甸所有的网吧,慌乱不堪,19日,她终于接到儿子短信,说是他在一个老师那,老师准备培养他,他打算呆一个月。稍感心安的李女士很快却又害怕起来,她怕孩子被人控制。她不断拨打这个号码,电话总被挂断,她赶紧报警。过了会,儿子终于回了电话,却说:“你们不用管我,我想出来闯一闯,我现在没事。”

  李女士着急哭诉:“你离开家,妈妈怎么活啊?我尊重你的想法,你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吧。”

  “我心累了,学习没有结果。我对不起你们,你和爸爸再生一个吧。”

  “你回来吧,我们好好聊聊,一起面对困难。”

  ……

  电话两头哭得稀里哗啦,说了几十分钟,儿子终于同意回家。双方约在汉阳王家湾摩尔城见面。直到看见儿子坐在路边的那一刻,李女士才放下心来,冲过去和儿子抱头痛哭。

  孩子觉得缺少关爱出走

  李女士说,孩子不叫周聪,只读初一,出走时只带了60块钱。

  “孩子为什么会出走?”记者问。

  “回来这几天,我天天和他交流,孩子说爸妈对他关心不够,在家压力大。”李女士说,她工作很忙,难以顾及孩子的学习,爸爸时间稍微多点,但很严厉,总是责备他成绩不好。

  这次孩子出走的导火索是17日晚上,孩子拿着语文试卷给爸爸签字。爸爸一看只考了59分,而且作文还没做,就问他为什么不做,孩子说不会写,爸爸一听又火了,狠狠说了他一顿。“我帮他爸爸一起说,孩子觉得最信赖的妈妈也不站在他这边,心冷了。”

  左济平早年是我国开国中将、“胡子将军”孙毅的学生,1996年从教师岗位上退休后,左老师开始在全国多地学校义务做革命传统教育报告。他同时是一名青少年心理咨询师。

  在和“周聪”相处不到两天时间里,孩子非常信任左老师。左老师跟李女士说,孩子回来后家长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一味责备,甚至侮辱他,要多花点时间陪孩子,多点耐心和孩子交流。当然,也不要因为一次出走就什么都依着他,学习上要教会他怎样管理好时间,要根据孩子的兴趣特点制定不同的培养方式。

  李女士无比感激地说:“孩子幸亏遇到的是左老师,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编辑:何恒昱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