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诗意栖居 “才女”洋洋和她的伊甸园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未成年人网
你是人间四月天

  未成年人网成都讯(王露)古往今来,人们总是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面对唯美的爱情舒婷写下“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的誓言;身处人生的逆境食指书下“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的信念。哪里有生活,哪里就有诗,诗意总能在不经意间从人们心灵深处汩汩地漫溢出来。在郑慧英的笔尖,诗是“小女儿撒娇时微闭的眼睑,洋溢着无邪,在娇嗔中燃烧,歌唱”;而在7岁洋洋的眼中,诗是飞翔在玫瑰园上空的无限思绪和对妈妈暖暖的爱意。

  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

  《我爱玫瑰花》  作者:方洋洋

  睡醒后/我和妈妈去了玫瑰园/我们看见了许多玫瑰花/红色的/是妈妈生气时涨得通红的脸蛋儿/让我脆弱的小心灵受惊/白色的/是蓝天中的白鸽/快乐地飞翔/无忧无虑/黄色的/是夜空中闪闪发光的星星/陪着妈妈一起入睡/妈妈细微的鼾声/是我的歌谣/黄粉相间的/是藏头露尾的孔雀/绿茵中美丽的羽毛/橙色的/是美好的祝福/让我们心生暖阳/粉色的/是我嫩嫩的脸蛋/送给妈妈的温暖

  《我爱玫瑰花》是洋洋的第一篇诗作,“她虽然从未听说过意象、意境这一类专业词语,也不懂诗歌的韵律和节奏,但却让每一个阅读的人内心都生发暖暖的情谊。”洋洋的妈妈郑慧英欣喜地说到。

  “这首诗所表达的感情,使用的意象,塑造的意境都是孩子一气呵成的。”郑慧英回忆到,洋洋在一旁口述,而她则一句一句地记录下来。“大概不到30分钟就完成了。我尽量保留了诗歌的原生态,尤其是诗歌的第一节,几乎是很口语化的叙述,我也没改动一字。但是从第二节开始,孩子展示出了惊人的想象力,她使用的意象优美而充满温情。有两个句子‘让我们心生暖阳’和‘藏头露尾的孔雀,绿茵中美丽的羽毛’我做了字句上的调整。孩子的原话是‘像太阳照在心中一样暖洋洋’和‘躲在草丛中的孔雀,只露出尾巴上的美丽羽毛’ 。可很多朋友说孩子的原话更好,带着天然的本真和自由的色彩。”

  郑慧英曾从事语文教育工作十余载,尽管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但她并没有刻意地培养女儿写诗,在她眼里,每一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关键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是让孩子的诗性大放异彩还是让孩子的诗性被唯分数论所扼杀。”

  阅读和体验为孩子叩响诗歌的大门

  现当代诗歌发展史上流派纷呈,不同流派诗歌崇尚不同的创作模式,有工于艺术技巧的,有追求艺术境界的,也有偏好大白话的。但所有诗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自由”,它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触动着我们的万千思绪和缕缕情愫。

  无论是在语文教学过程中还是对女儿的教育过程中,郑慧英都认为把教育局限在课本里是舍本逐末的。在教学上她曾采用各种方式激发学生的诗歌创作兴趣,在生活中她让孩子在阅读和旅游中迸发自然的诗意。

  “孩子的课外读物大都不是诗歌作品,但是诗意可以通过阅读培养。我们不能为了写诗而去阅读,而要因为阅读产生如诗般美的感受。女儿从三岁开始读《母鸡萝丝出门去散步》、《好饿好饿的毛毛虫》等世界著名的手绘图本;四五岁的时候,我朗读了《不一样的卡梅拉》《贝贝熊一家》等好几个系列的书给她听;六岁开始我逐渐培养她自主阅读的习惯。我深信没有不爱阅读的孩子,只有没为孩子选择到合适书籍的父母。”郑慧英说到。她偶尔也会把自己写的诗读给孩子听,“我不知道孩子是否听懂了,但或许正是因为我的诗歌激发了她的创作欲望吧。”

  除了让女儿在阅读中获得精神的体验,郑慧英还喜欢带女儿出去旅游,但此次旅行中萌生写诗的念头却是偶然。“今后我要有意识地带着女儿进行诗意的旅行,在遇到美景或发现有趣的事物时,就及时和女儿交流感受,引导孩子用诗意的语言来形容这个世界,在这种化‘有形’为‘无形’的过程中挖掘她更大的潜力。”

  让孩子在有序的生活中放飞思绪

  与大多数家长一样,郑慧英也为女儿立下了诸如每周周末只能看一次电视,每天练习两次钢琴,不能吃垃圾食品的规则。但不同的是在建立这些规则时,她是与孩子一同制定并一起遵守的。

  郑慧英认为:“为孩子建立规则意识是很难的。首先,你必须把孩子当成独立的个体去尊重,把之所以建立某项规则的道理给孩子讲透,取得孩子支持和理解;其次,让孩子自觉遵守一项规则是很困难的,在这个过程中家长不要软弱动摇,很多家长禁不住孩子的哭闹,只要孩子一哭闹就乱了方寸,明明知道吃肯德基是垃圾食品,但是孩子说好想去吃,好久没去吃过,其他小朋友都在吃等等就心软了。家长必须让孩子明白,规则一旦建立,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百媚横生溢风流,美貌智慧交相应;文采斐然思奇崛,巾帼何须让须眉。”是郑慧英的追求和对自己的勉励,但她从来不会以此来要求女儿。在大多数人眼中,洋洋是一个琴舞诗画样样精通的小才女。然而郑慧英的本意是希望通过钢琴舞蹈画画的培养,让女儿能有所爱好,不至于让生命感架空。郑慧英说:“我希望女儿在这个过程中不必纠结写的诗是否有意境、琴音是否如水流畅,她更需要做一个快乐的小孩,而不是戴上一顶小才女的帽子。” 

  对于女儿的未来郑慧英并没有做过具体的规划,“我只希望她身心健康,内心平和快乐。我觉得女儿未来选择什么样的发展方向是她自己的事情,我需要的只是陪伴在她左右,见证她的成长和幸福。”

柔媚、玲珑、温暖,书写着我们自己的经典

编辑:关荣    

推荐阅读 »